客服热线:010-88585617

美丽乡村别成“72家房客”

2022-12-05 16:50:16来源:新民晚报   
核心摘要:清澈的溪流、静谧的乡间小道……随着美丽乡村的建设、城市交通的发展,上海乡村成了都市的“后花园”。但随着人口的外迁,新型随意分隔出租农宅的现象,导致“72家房客”大量涌入,有形成“城中村”的潜在风险,亟需引起各方重视。
清澈的溪流、静谧的乡间小道……随着美丽乡村的建设、城市交通的发展,上海乡村成了都市的“后花园”。但随着人口的外迁,新型随意分隔出租农宅的现象,导致“72家房客”大量涌入,有形成“城中村”的潜在风险,亟需引起各方重视。
 
同一个屋檐下人口过度聚集,容易造成疫情传播风险、消防隐患、停车矛盾……在打赢大上海保卫战后,针对这些问题,浦东新区合庆镇在本市率先探索规范管理农村房屋分隔出租,尤其是对“二房东”们亮剑,成效如何,还面临哪些困难和阻力?记者来到合庆镇实地采访。
 
20221205_164532_008
 
图说:浦东合庆镇规范管理农村房屋分隔出租。新民晚报记者 宋宁华 摄(下同)
忧虑
 
合庆镇建光村,这里距离华夏路高架、浦东机场不远,从一个狭小的通道驶入,眼前豁然开朗。昔日冷僻的村庄,如今成了不少机场人员、专车司机等外来人员青睐的租住场所。步入建光村,只见这里几乎家家户户是独门独院的“小别墅”,但村里道路并不宽敞,勉强能双向通过,几乎每幢楼门前都停放了小汽车。
 
“我是从小在这里长大的,眼看着大家收入提高了,家乡越来越好。尤其是这几年,随着经济水平提高,一些条件比较好的家庭都到城市里买商品房了,一些农宅空出来后,租给了外来人员。”建光村党总支书记蔡瑜华是本村人,对村里的情况耳熟能详。有的村民干脆将整幢农宅租给“二房东”,“二房东”改建后分租给租户,导致外来人口每年都在迅速增加。尤其是随着龙东大道的贯通,张江、唐镇、甚至陆家嘴工作的人也来这里租住。“现在我们本村人和外来人口已经倒挂了,住在本村的户籍人口有1100人左右,外来人员达到1300、1400人左右,但村落的面积只有0.97平方公里。”
 
外来人口给村落带来了活力,但也让蔡瑜华有点忧虑,一幢农宅里挤了太多人,不能住人的阁楼分成了几间,阳台封闭起来改成厨房,乡村道路上随意停放的车辆时常引发冲突,乡村环境也受到影响。“几年前,我们就想规范管理,但村委会只有7个人,管理依据和手段有限,心有余而力不足。”
20221205_164532_009

改变
 
在建光村的一幢农宅前,记者见到了一名年轻的“二房东”小吉,他在建光村租下了4幢农宅,经过改造后,分成厨卫独用的单间,每间根据房间大小、朝向等,价格定在1000元上下。在一幢独门独院的农宅,只见防盗窗被切断了几条栏杆,便于紧急情况下人员撤离。小楼分为3层,最多的时候有17套单间,如今3层阁楼的3间房间全部拆除,租户已搬离,床垫、家具等物品零乱摆放着,房间里的贴画残留着旧日的生活气息。
 
改变,从今年7月合庆镇吹响的农村房屋擅自分隔出租专项规范整治开始。“现在我出租房屋前会要求租户提供身份证等证明,报村委会备案,他们再报相关部门审查租户的信息,确保安全后才能入住。”小吉说,拆掉了3间房间,每幢楼每个月会损失几千元左右,“但合庆镇和村干部都来做我工作,有些房屋部位本来就不能住人,万一发生危险得不偿失。所以我想想,还是宁可牺牲一点小利益,和租户反复商量,劝说他们陆续搬离了房屋。”
20221205_164532_010

倒逼
 
这种改变,某种程度上缘于疫情的“倒逼”。“这些租户原本基本是日出而作,晚上才回来,但疫情后全部被封在了村里。记得发菜的时候,一幢楼里最多的出来了40多人,病毒传播的风险很大,各种矛盾需求一下子井喷,村委干部们难以招架。”蔡瑜华说。
 
在上海的城乡接合区域,建光村的烦恼只是一个缩影。合庆镇党委副书记郭立芳告诉记者,农村房屋擅自分隔是一种新型变相违规行为,“二房东”为了追逐出租利益最大化、而把房屋分隔成最小化,改变了原有批准的宅基地房屋核定居住人口,人居环境超负荷运行,也给社会管理带来挑战。在大上海保卫战中,一些地方人口高度密集、无序出租、缺少基本卫生条件的居住环境,加大了抗疫工作难度,也敲响了农村房屋无序出租带来隐患的警钟。
 
摸清底细后,经过认真研究,合庆镇结合农村宅基地管理、社会管理等各项规定,明确了整治范围、流程和标准。对整改前、整改过程、整改完成后三个阶段建立房屋“一房一档”,形成完整的资料,强化后续监管,严禁已整治的房屋“回潮”。
 
截至目前,全镇28个村均已向擅自分隔的责任方发放整改告知书,重点整治点位405处。经过近5个月的持续推进,已完成整治377个点位,93%以上的点位已整治并联合验收,清退违规居住人员超过3017人。“除了少数租约尚未到期的租客,有望年底前基本完成‘拔点’。”郭立芳说。
20221205_164532_011

合庆镇供图
 
记者手记:
 
农村房屋擅自分隔是近年来城乡一体化发展产生的新事物,当城市化的脚步延伸到农村,“群租”现象也正逐渐蔓延。合庆镇初战告捷,为上海探索农村地区社会治理的盲点开了个好头。但如何乘胜追击、实现长效管理,还有不少堵点和难点有待解决。
 
记者了解到,和城市小区群租有法律法规约束不同,农村房屋擅自分隔出租规范管理是一项全新的挑战。对农村“群租”现象整治,目前法律法规政策基本处于空白。2022年1月,上海市相关部门印发了《关于加强本市农村宅基地房屋租赁管理的指导意见》,该文件对宅基地房屋出租用于居住及其相关监督管理作了原则性规定。但对农宅群租的具体操作“手势”、群租标准等缺乏立法的明确规定,牵头部门、实施办法尚不明晰,基层要进一步啃下“硬骨头”、规范治理难度很大。
 
合庆镇在上海第一个“吃螃蟹”,如何把整治的成果、创新的做法固定下来,甚至复制推广,除了基层实践外,更需顶层设计的支持。作为首部针对城市小区治理的浦东法规,《上海市浦东新区推进住宅小区治理创新若干规定》于今年11月1日起实施。农村住宅的规范管理能否也成为下一步浦东法规等开门立法的课题,从制度上破解这个新型问题,将“城中村”的风险遏制于萌芽状态,让美丽乡村真正实现“秀外慧中”。(记者 宋宁华)
(责任编辑:袁冬亮)
下一篇:

北京昌平首个乡镇国土空间规划获批

上一篇:

两项与河北相关经验做法入选首批全国装配式建筑发展可复制推广经验清单

  • 信息二维码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
打赏
免责声明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请读者仅做参考,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触犯法律的内容,一经发现,立即删除,作者需自行承担相应责任。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
 
今日头条

品牌推荐

换一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