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热线:010-88585617

改什么?怎么改?难点在哪儿?——超大特大城市城中村改造政策解读

2023-10-19 10:38:15来源:新华社   
核心摘要:今年以来,城中村改造按下“加速键”。住房和城乡建设部近日表示,超大特大城市正积极稳步推进城中村改造,分三类推进实施。
 今年以来,城中村改造按下“加速键”。住房和城乡建设部近日表示,超大特大城市正积极稳步推进城中村改造,分三类推进实施。
 
作为一个关乎多方利益的系统性民生工程和发展工程,当前在超大特大城市推进城中村改造的背景是什么?怎么改?难点在哪儿?“新华视点”记者就此采访了业内专家学者。
 
为什么改?
 
今年以来,城中村改造备受关注。4月28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在超大特大城市积极稳步推进城中村改造”的要求;7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在超大特大城市积极稳步推进城中村改造的指导意见》,并召开电视电话会议进行了专门部署。
 
近日,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对城中村改造提出了具体政策落实措施,分三类推进实施:一类是符合条件的实施拆除新建,另一类是开展经常性整治提升,第三类是介于两者之间的实施拆整结合。
 
城中村被称为“都市里的村庄”,兼具农村和城市的双重特征,是城市化发展过程中的历史产物。
 
以上海市中心城区最大的城中村——普陀区红旗村为例,586亩的土地上,曾聚集着90家印刷厂、207个冷库、9个大型初级集贸市场、1000多个摊位,这里人口复杂、群租遍地、违建密布,流动人口多达6万人。
 
按照相关标准划分,城区常住人口1000万以上的城市为超大城市,如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成都、重庆、天津、武汉等;城区常住人口500万以上1000万以下的城市为特大城市,如青岛、合肥、杭州、长沙、南京、东莞等。全国总计有20余个城市属于超大特大城市范畴。
 
“我国超大特大城市吸纳了大量外来人口,这些群体有相当一部分租住在城中村。尽管城中村租房成本较低,但是普遍缺乏必要的基础设施、公共服务,尤其是在卫生安全、社会治理等方面存在诸多隐患。”浙江工业大学中国住房和房地产研究院院长虞晓芬说。
 
上海市房地产科学研究院院长严荣表示,推进城中村改造,一方面可对经济稳增长发挥积极作用,成为扩大内需的重要拉动点,产生超过十万亿元的直接投资,并拉动家具家电、餐饮服务、纺织品等多方面的消费;另一方面可优化城市空间布局,进一步提升城市治理水平。
 
怎么改?
 
“城中村产权结构、人员构成、空间分布、历史遗存等具有高度复杂性,这次改造提出拆除新建、整治提升、拆整结合三类改造模式。”广东省住房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李宇嘉说,具备条件的,即资金能平衡、群众改造意愿强烈、土地及物业权属清晰的城中村将实施拆除新建;不具备条件的,不硬上,以守住安全底线为原则,常态化开展整治提升,逐步解决问题的基础上再实施改造。
 
在改造方式上,当前城中村改造特别强调要将村民合法权益保障与先谋后动相结合。
 
虞晓芬说,新政着重强调在大部分村民同意的情况下方可实施改造。改造前,地方政府要先做好产业先行搬迁、人员妥善安置、历史文化风貌保护和落实资金等前期谋划工作。改造时,应先行安排安置房项目供地和建设,确保安置房在合理工期内建成,品质不低于商品住房水平,配套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设施与安置房规划、设计、报批、建设、交付使用“五同步”,切实保障好村民利益。
 
“城中村是高度复杂的社会综合体,改造后应该保持多样化的业态。”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副理事长赵燕菁说,城中村本身是一个产业空间,其业态不是预先规划,而是随市场需求变化而不断变化。城中村改造要注重产业导入和培育孵化,努力发展各种业态。
李宇嘉说,过去的城中村改造由市场化主导,挑肥拣瘦,经济价值高的被纳入改造计划,而历史遗留问题多、安全风险隐患大的却被留置。“这一次,全部城中村都要纳入改造范围,征拆时不能只算经济账,只征收经济价值高、问题少的地块,而是要不分好坏全部征收,彻底解决城中村问题,并防止出现新的城中村。”
 
本次城中村改造,要求原则上应当按一定比例建设保障性住房。
 
对此,赵燕菁表示,目前城中村在城市中承担的一个重要功能,就是给流动人口提供租赁性保障房,城中村事实上成为保障房体系中的有机组成部分。“如果改造后这部分保障房供给减少了,流动人口的居住环境恶化,租金更高,那就没有实现城中村改造的初衷。因此,必须在改造方案中按一定比例建设保障房作为补偿。”
 
改造要注意哪些问题?
 
在采访中,专家普遍认为,推进城中村改造要特别注意三个问题:
 
一是拆迁安置问题。虞晓芬说,超大特大城市遗留的城中村,违章建筑多、人口密集、产权关系复杂,是改造难度大的“硬骨头”,其拆迁、补偿等问题十分复杂,矛盾和不确定性因素较多。
 
记者在各地采访了解到,在超大特大城市的城中村里,各种经济活动几乎应有尽有。
 
“现实中,城中村在与城市其他功能长期互动中,形成了功能的互补。简单‘切除’城中村,城市其他部分也会随之失能。对此要特别慎重。”赵燕菁说。
 
赵燕菁认为,改造伊始,就要对城中村承担的城市功能进行认真调研和分析。如果没有找到对这些功能的替代途径,就不要贸然采取“切除”手术,此时应采用“微创”的保守疗法。
 
二是资金平衡与筹措问题。虞晓芬说,遗留的城中村建筑密度大、安置成本高,特别是在目前超大特大城市外围房地产市场仍然较为低迷的环境中,相较过去,城中村改造后出让土地的价值下降,必然会增加社会化资本的筹措难度。
 
“城中村改造如何啃‘硬骨头’,关键还是改造资金怎么平衡。”李宇嘉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指导意见提出,鼓励实施区域统筹和成片开发,改造项目土地四至范围可扩大至周边少量低效用地,允许集体土地和国有土地整合、置换。“也就是说,各地政府可以将过去单一城中村改造的‘小平衡’变为片区综合改造的‘大平衡’,以丰补歉、以肥补瘦。”
 
赵燕菁说,城中村改造必须创新改造模式,寻求多样的融资渠道,鼓励和支持民间资本参与,其中特别重要的是原物业所有者的参与。
 
三是标准和规范约束。一些不具备拆迁条件的城中村,实施局部拆建和综合整治,要求按照文明城市标准整治提升和实施管理,这对于一些住房质量较差、标准较低、整治成本高,且部分住房产权模糊、手续不全的城中村,具有挑战性。
 
“城中村改造需要先谋后动、统筹兼顾、整体谋划、积极稳步推进,以新思路新方式破解城中村改造中账怎么算、钱怎么用、地怎么征、人和产业怎么安置等难题,探索出一条新形势下城中村改造的新路子。”中国房地产估价师与房地产经纪人学会会长柴强说。(记者王优玲、郑钧天)
(责任编辑:刘俣欣)
下一篇:

谱写美丽中国建设新篇章

上一篇:

“国民”共进!北新连中三标,科顺/凯伦各下一城

  • 信息二维码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
打赏
免责声明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请读者仅做参考,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触犯法律的内容,一经发现,立即删除,作者需自行承担相应责任。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
 
今日头条

品牌推荐

换一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