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热线:010-88585617

走进浙江安吉,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2023-12-08 14:34:46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核心摘要:2022年,安吉县实现地区生产总值582.4亿元,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4.2万余元,分别较2005年增长约5.5倍和5倍;单位地区生产总值能耗降至0.376吨标准煤/万元,较2005年下降约45%。全县森林覆盖率长期稳定在70%以上,24个县控以上断面水质全部达到Ⅱ类以上。
引子
 
2005年8月15日,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同志考察湖州市安吉县天荒坪镇余村,首次提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科学论断。
 
初冬时节,登高远望余村,仍是满眼绿色。周围群山连绵起伏,山坡山脚满是竹林。大片绿色间,一幢幢民居粉墙黛瓦、错落有致,宛若一幅水墨丹青。
 
“20多年前,我们村远没有这么漂亮。”余村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汪玉成说,那时的余村时常炮声隆隆、粉尘遍地,许多村民靠开采矿石谋生。如今,矿坑变成了油菜花田、荷花藕塘。通过发展乡村旅游,好风景变成了“好钱景”,“乡亲们打心底里认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下决心关停矿山是高明之举。”18年前,习近平同志在余村考察时强调指出,“我们过去讲既要绿水青山,又要金山银山,实际上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2020年3月,习近平总书记再访余村,看到村里的变化,总书记强调:“‘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已经成为全党全社会的共识和行动,成为新发展理念的重要组成部分。实践证明,经济发展不能以破坏生态为代价,生态本身就是经济,保护生态就是发展生产力。”
 
余村之变是生动注脚。多年来,安吉县干部群众牢记嘱托,深入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始终坚持在发展中保护、在保护中发展,走出了一条生态美、产业兴、百姓富的发展之路。
 
2022年,浙江省安吉县实现地区生产总值582.4亿元,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4.2万余元,分别较2005年增长约5.5倍和5倍;单位地区生产总值能耗降至0.376吨标准煤/万元,较2005年下降约45%。全县森林覆盖率长期稳定在70%以上,24个县控以上断面水质全部达到Ⅱ类以上。
 
记者走进安吉,探寻这里的生态之美、发展之变。
 
守护生态
 
综合运用自然恢复、人工修复两种手段修复废弃矿山,系统治理,探索上下游生态补偿机制
 
漫步余村,一座镌刻着“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石碑前,不时可见游客拍照留念。
 
“从‘卖石头’到‘卖风景’,我们村变化太大了。”汪玉成说,20多年前,余村发展“石头经济”,最盛时全村有3座矿山、1家水泥厂,100多辆拖拉机穿梭于矿山和企业之间。
 
“那时候,我在矿上当矿工,每天干干净净出门,灰头土脸回家,虽说赚了些钱,但没有多少幸福感。”61岁的余村村民葛元德告诉记者。
 
“和余村一样,过去县里还有些村子开矿。群众的钱包是鼓了,地方财政也上去了,但乡村不再美丽。”湖州市生态环境局安吉分局局长朱红星说。
 
2003年6月,浙江省启动“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工程。借着“千万工程”的东风,安吉县许多开矿的村庄陆续关停矿山,复垦复绿,提升村容村貌,“石头经济”渐成历史。
 
如今,葛元德的工作是帮儿子葛军照看店铺。2015年8月,葛军从杭州回乡创业,他把自家老屋改造成工作室,取名“两山文创阁”,主要销售竹编制品、竹雕、石头工艺品及当地其他土特产。
 
“同样是卖石头,父亲过去靠炸山,我现在靠创意。”葛军呵呵一乐,“父亲工作过的冷水洞矿山,现在也变成了遗址公园。”
 
步入冷水洞矿山遗址公园,园内以砾石铺地,平整又不失质朴。以前烧制石灰的窑洞,如今洞口前立起“灰窑遗址”的标牌,周围的山上竹林繁茂。以往采矿后裸露的灰白崖壁上,这儿一丛那儿一片地覆盖了不少绿色。
 
“关停矿山之后,这些年我们综合运用自然恢复、人工修复两种手段,因地因时制宜、分区分类施策,全县累计修复历史遗留废弃矿山60多处。”安吉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副局长许军法介绍,“十四五”期间将完成所有矿山修复工作。
 
山更绿,水更清。一条夏阳溪,经安徽省广德市卢村乡高庙村、石狮村、石峻村一路潺潺,流至安吉县孝丰镇夏阳村。过去,上游村庄产生的污水、垃圾等时常顺流而下,给夏阳村带来烦恼。
 
去年10月,在安吉县、广德市支持下,孝丰镇与卢村乡签订《浙皖两省夏阳溪流域上下游横向生态保护补偿协议》。协议约定,安吉县财政支持夏阳村每年设立一定数额的考核奖励资金,分别以夏阳村和石峻村、石峻村和石狮村、石狮村和高庙村交汇断面为考核监测点,实施水质一月一检测。相关指标达到地表水Ⅱ类标准,上游3个村可获得相应补偿。
 
湖州市生态环境局安吉分局副局长王灵君回忆,他们与广德市相关部门磋商协调了几个月后达成协议,“要在目标、部门、区域、政策、多污染物控制等方面做到协同,推动上下游统筹谋划、系统治理。”
 
“现在,我们4个村每月开展多次联合巡河,集中清理河面、河道。”夏阳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鲍鑫带上火钳、垃圾袋、监测仪器等,沿夏阳溪向上游一路巡查,“每次巡河都要带上监测仪器,如果发现指标异常,就通知其他几个村子一起找原因,想解决办法。”
 
系统治理造就良好生态。如今,夏阳溪上游村子利用领到的补偿资金等,建起两处污水处理终端设施,持续提升水质。夏阳溪的水清了、景美了,来夏阳村亲水露营的游客也日渐多了起来。
 
“在安吉,这样的上下游生态补偿机制目前已覆盖41个行政村,每年落实生态补偿资金超过1亿元。”朱红星说。
 
盘活资源
 
发展林下养殖,推动全域旅游,试行碳汇交易,把生态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
 
“为啥竹林鸡的平均售价比普通肉鸡高出3倍?消费者看中的是我们这里的好生态。”走进安吉县上墅乡刘家塘村,上墅乡副乡长、刘家塘村党总支书记褚雪松带记者参观村里的林下养殖基地:300多亩林地内养了约3万只鸡,一片翠竹之下,毛色黄亮的鸡正三两成群地悠闲踱步觅食。
 
“竹林鸡的生长环境绿色生态,吃的是野菜、昆虫等,鸡肉品质好,自然得到消费者青睐。这批鸡还没长成呢,就已被预订一空。”褚雪松说。
 
安吉县森林资源丰富,其中竹林面积约100万亩。“我们采取多种路径,把生态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林下养殖是一条路子。”褚雪松介绍,刘家塘村自去年启动林下养殖项目以来,竹林鸡的预订量已超过20万只。
 
发展全域旅游是另一条路子。行走于上墅乡及周边乡镇,山峦绵绵,翠竹青青,泉水汩汩,田园风光尽收眼底。有的村利用湖光山色发展夜间观光;有的村利用竹海、山泉等资源,打造景观小品并串珠成链;有的村依托周边乡村旅游的蓬勃发展,顺势打造民宿村落……
 
“因地制宜,刘家塘走的是农旅融合的发展之路。”褚雪松说,游客在刘家塘村欣赏美景之外,还能体验林下养殖等田园生活,购买竹林鸡、笋干等土特产回家,“通过各展所长、携手发展,我们的发展目标更加清晰,致富渠道也更多了。”
 
褚雪松介绍,随着生态环境的持续改善,安吉县的许多村庄较早吃上了“旅游饭”,但前些年条块分割的旅游规划、单打独斗的经营业态、不成规模的文旅项目,制约了乡村旅游高质量发展。
 
“怎么办?安吉锚定全域一盘棋,推动强强联合、优势互补。”安吉县文化和广电旅游体育局副局长叶明珠介绍,2019年9月,安吉入选首批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在安吉,可以跨村创建民宿村落、跨镇创建全域旅游示范乡镇。今年起,根据各乡镇街道的优势文旅资源,全县将重点构建‘天山上’等3个休闲旅游业片区发展格局。”
 
叶明珠所说的“天山上”片区,即余村所在的天荒坪镇和周边的山川乡、上墅乡。“这个片区也叫‘大余村’景区。”褚雪松介绍,近年来,安吉县以余村为中心牵手周边4个村共同发展,后将范围扩大到天荒坪镇、山川乡、上墅乡下辖的24个村,试点建设“高能级、现代化、国际范”的“大余村”。
 
“通过整合盘活‘大余村’全域生态资源,统筹人才和资本,优化文旅产业和新业态布局,推动生态资源更好变现。”褚雪松说,“县里请来规划师团队,立足我们村的资源禀赋,同时按照‘大余村’发展整体规划,帮我们打造特色亮点,最终确定了农旅融合的发展定位。”
 
“大余村”带动大发展。今年1月至10月,“大余村”共接待游客670万人次,同比增长25.3%;实现旅游收入90.6亿元,同比增长27.1%。
 
茫茫竹海还能做什么?对山川乡高家堂村村民而言,还能“卖”竹林里的好空气!
 
前不久,一笔21万元的竹林碳汇交易款汇入高家堂村集体的账上。“这是全村4080亩竹林的碳汇交易收入,已用于村民分红及村里的竹林养护。”高家堂村党总支书记周斌说,仅此一项,可实现全村户均增收近千元。
 
2021年12月,安吉县成立县级竹林碳汇收储交易平台——安吉两山竹林碳汇收储交易中心,鼓励各村将村集体及村民林地使用权交由中心集中经营,并按照相关政策开展碳汇交易,收益用于村集体建设及村民增收。
 
“两山竹林碳汇收储交易中心运行两年来,已收储84万亩林地,完成22笔交易,交易金额173万元。”安吉县林业局竹产业发展中心副主任柴庆辉介绍,“林权流转—碳汇收储—林地经营—平台交易—收益反哺”的良性循环初步形成。
 
绿色发展
 
腾笼换鸟,实施“亩均论英雄”改革,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绿色化、低碳化
 
一边是废液,一边是废气,却成为两家企业相互提供的生产原料。这事儿,发生在位于安吉县的长三角(湖州)产业合作区天子湖片区园区。
 
走进园区里的安吉天子湖热电有限公司,一个标识着“谢菲尔考克浆液回收处”的大型储存设备映入眼帘。“里边是同一园区的谢菲尔考克碳酸钙湖州有限公司排放的废液,每年大约有500吨运送到这里。”天子湖热电公司总经理李明介绍,公司燃烧锅炉产生的烟气须经脱硝、脱硫、除尘等工序后方能排放,“碳酸钙是脱硫工序所需原料,我们把废液回收利用,大大减少了石灰石用量,降低了成本。”
 
谢菲尔考克公司那边呢?公司相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天子湖热电公司经过处理后的洁净烟气中的二氧化碳,正是谢菲尔考克公司生产碳酸钙产品的主要原料之一。通过建立专用通道,热电公司捕集的清洁二氧化碳供应给谢菲尔考克公司,实现双赢。
 
“现在,我们公司每年可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约390万标准立方米。”李明说。
 
两家企业的深度合作是安吉推动绿色低碳发展的一个缩影。长三角(湖州)产业合作区经济发展局产业科科长袁龙介绍,“十三五”以来,天子湖园区已陆续腾退高耗低效项目近40个,引进绿色低碳项目上百个,谢菲尔考克公司即在其中。
 
“我们坚持把绿色低碳发展作为解决生态环境问题的治本之策,加快推动发展方式绿色低碳转型,厚植高质量发展的绿色底色。”安吉县委副书记、县长宁云介绍,近年来安吉深入实施“亩均论英雄”改革,依托亩均税收、亩均增加值等多项指标评价企业,着力调整和优化产业结构,引导企业持续推进技术创新,推动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
 
“对即将破产、关停的企业用地和自身缺乏改造开发能力的企业低效用地,我们依法收储或通过嫁接项目等方式盘活。”宁云说。
 
去年7月,天子湖园区一家占地110亩的造纸包装企业腾退。取而代之的是一家高产值、高附加值、低污染、低能耗的电子新材料企业,总投资约5.5亿元。
 
腾笼换鸟,引来一批高新技术企业落户安吉。自2017年至2022年,安吉县高新技术企业从98家增加到316家,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从60.8亿元增加到164亿元。
 
腾笼换鸟,也助推传统企业加快转变发展方式。步入位于灵峰街道的永艺家具股份有限公司生产车间,技术工人正在一块块显示屏前查看实时生产进度。近百米的生产线上,压铸、裁布、缝纫、包装等多道生产工序环环相扣,每道环节都有对应的自动化设备,减少了原材料损耗。
 
再看制成的家居产品,每款都有一个碳标签证书,产品对应的碳排放数值、依据的标准规则、使用材料等信息一应俱全。“这是我们产品的绿色身份证,有了它,产品销路越来越好。”公司副总经理陈熙说,“如今,我们生产用上了太阳能光伏绿电,产品包装用上了可降解环保材料,逾九成生产材料实现了回收再利用。”
 
以椅业、竹业为特色的家居产业是安吉县传统支柱产业之一。近年来,安吉县加快推动企业绿色低碳转型,并与研究机构合作,建立了绿色家居产业链全生命周期碳排放公共服务平台,为绿色家居企业提供产品碳足迹评价和碳标签认证服务。“迄今,全县已生成21个绿色家居产品碳标签证书。”安吉县经济和信息化局副局长李丰说。
 
目前,安吉县绿色家居企业达1200多家,其中规模以上企业304家,占全县规模以上企业比重超过50%。2022年,全县绿色家居产业总产值达326.1亿元。
 
制度创新

探索“森林法官”、部门联动等机制创新,齐抓共管,合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
 
在安吉县报福镇中张村,护林员沈福旺以前开展工作时最怕别人刨根问底,“对方要问我犯了啥法,有时候真答不上来。”
 
不久前,沈福旺发现一名村民将自家鸡舍建在村子的公益林里,上前劝阻却遭反驳,“我在林下搭个鸡棚碍着谁了,为啥要拆?触犯了哪条规定?”
 
沈福旺也犯了难,随即给负责联系中张村的“森林法官”、安吉县人民法院孝丰人民法庭法官苏娈打去电话。没两天,苏娈主动找到这名村民,向他耐心解释:“发展林下养殖要合法合规、科学开展,要提前向林业部门申请林业设施用房审批,更不能对树苗等造成破坏。”
 
苏娈讲得有理有据,这名村民自觉理亏,拆除了鸡棚,又在原地补种了树苗。“法官现场说法,事半功倍,我们也跟着学了不少法律知识。”沈福旺说,“‘森林法官’还帮我们以案释法,开展普法教育,村里因环境问题产生的矛盾纠纷越来越少。”
 
2021年起,安吉建立起“森林法官”工作机制,由员额法官、法官助理等组成的120名“森林法官”下沉到全县215个行政村(社区),开展纠纷化解、法律问题指导及普法宣传等,为生态环境保护筑起法治屏障。“浙江安吉法院‘森林法官’守护森林竹海”被写入《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
 
加快制度创新,增加制度供给,强化制度执行。近年来,安吉把制度建设作为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重中之重,创新设立“森林法官”“五级河长”“三级林长”等机制,探索并推行环境公益诉讼等制度创新,灵活高效的体制机制让生态领域诸多重点难点问题迎刃而解。
 
“你们看,这个水坑的水有些浑浊,不对劲。”前不久在递铺街道双河村一处废品收购加工点开展环保检查时,湖州市生态环境局安吉分局开发区中队执法队员章千里一眼看出端倪。
 
招呼大家上前,同行的安吉县水利局工作人员立即采集水样,县综合行政执法局工作人员对现场乱堆乱放情况进行记录,公安部门工作人员开始拍照取证。经现场采样化验,此处水质含铅浓度超标。公安部门随即开展立案侦查。
 
“以前由于不同部门间缺少联动,处置要花费较长时间。”章千里感慨,“告别‘单打独斗’,加强部门联动,有效提升了对生态保护领域违法行为的整治效率。”
 
当月,双河村因生态环保问题在相关考核中被扣了分。一周后,递铺街道开展全域环境整治提升专项行动。街道办事处综合信息指挥室主任孙霞光说,“县里探索构建起以绿色GDP为主导的考核体系,生态文明建设工作占乡镇党政实绩考核比重的40%以上。”
 
近年来,安吉探索实行乡镇党政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全面落实生态环境保护“党政同责”“一岗双责”等,以制度约束强化环境监管治理,扎实推进生态文明建设。
 
“18年来,我们坚定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成就了安吉今天的‘高颜值’‘高价值’。”湖州市委常委、安吉县委书记杨卫东说,将始终保持“生态立县”定力,让绿水青山变得更美,把金山银山做得更大。
下一篇:

冰雪又至!湖北工建再战风雪

上一篇:

多次逾期交房,海口市住建局发函:落实整改

  • 信息二维码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
打赏
免责声明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请读者仅做参考,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触犯法律的内容,一经发现,立即删除,作者需自行承担相应责任。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
 
0相关评论
今日头条

品牌推荐

换一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