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热线:010-88585617

拯救古村落 需要全民的文化自觉

2019-10-23 10:30:18 来源:中华建设网   
核心摘要:古镇古村落是传统中国的基石,被世人称作“最后的精神家园”。据统计,近年来,由于城镇化进程和“空心化”侵蚀,古村落正以每天1.6个的速度持续递减。如何保护作为不可再生资源的古镇古村落,是一件很不容易而又刻不容缓的大事。
中华建设网讯  古镇古村落是传统中国的基石,被世人称作“最后的精神家园”。据统计,近年来,由于城镇化进程和“空心化”侵蚀,古村落正以每天1.6个的速度持续递减。如何保护作为不可再生资源的古镇古村落,是一件很不容易而又刻不容缓的大事。

坚持文化自觉,增强文化自信
 
文化是一个民族的灵魂,也是一个村落的灵魂。保护古村落不能忽视文化的保护,我们必须深入挖掘古村落本身所蕴含的文化内涵,让古村落因文化而厚重,因文化而提升价值。
 
要深入挖掘古村落的传统文化。古村落经过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发展,可以说每一个古村落都沉淀下丰厚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包括民俗风情、礼仪礼节、地方曲艺、民间技艺、历史典故等,这是一代一代村落人创造传承下来的重要精神财富,也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根源。但是,随着岁月的流逝,许多文化遗产濒临灭绝,或已经消亡,让人遗憾。保护古村落就要抢救挖掘这些优秀的传统文化,这不仅是让古村落永续发展、造福后人的内在动力,更是让古村文化焕发生机,吸引人前来观光旅游的魅力。
 
要宣传好古村落的优秀文化。古村文化只有宣传好,才能利用好,才能得到有效传承。如今,随着乡村旅游的兴起,古村落成为发展乡村游的重点。各地在发展乡村旅游的过程中,要积极宣传展示古村落的民俗风情、传统技艺等优秀的文化,要讲好古村落里的故事,以提升古村落的吸引力、影响力。同时还要与时俱进,让古村文化跟上时代步伐,不断往前发展。
 
文化是古村落的魂,各地在古村落保护中一定要坚持文化自觉,增强文化自信,把古村落文化保护好、传承好。只有这样,古村落才能有内涵、有魅力,才能充满生机和活力,也只有这样才能留住更多人的乡愁,让古村落成为更多人魂牵梦绕的地方。
1_conew1
 
既要延续历史脉络又要充实当代文化
 
在古村落开发和保护的过程中,存在的一些“走偏”的现象。如有的地方拿到“中国传统古镇古村落”的金字招牌后,还没有对村镇保护有一个严格的标准和措施就大搞开发旅游。结果投资商来了以后,“拆”字当头,粗制滥造。
 
1980年,各地纷纷开始拆老城建新城,平遥也不例外,但因拆城经费不足,所以动作慢了些。此后经多方的努力,终于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平遥总体规划确定了“保护古城,建设新区”的指导思想。1998年11月,《山西省平遥古城保护条例》颁布施行。1999年以来,平遥按照“修旧如旧,以存其真”的原则,对一大批古民居建筑依法审批和监督管理,同时拆除了与古城风貌不协调的建筑物,维护了古城风貌的协调统一。
 
古镇古村落的保护除了外观的东西,还有一个是非物质的东西。拯救古镇古村落不仅仅是修复、保护古建筑,更重要的是保护“留得住乡情、记得住乡愁”的生活。
 
徽州唐模古村根据黄山市古村落保护规划,唐模人对古村落原生态文化、民俗风情等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行了有效的抢救和保护,大力传际独具唐模魅力的祠堂文化、水口文化、孝文化,推出特色乡村旅游,为古民居保护和新农村建设开辟出一条新路。
 
青岩古镇,位于贵阳市南郊,建于明洪武十年(1377年),原为军事要塞。小镇上同时有古老的寺庙、肃穆的天主教堂和基督教堂。不仅如此,镇内还有赵状元府第和红军长征作战指挥部等历史文物。作为文化遗产,青岩古镇如何加强对历史民俗文化、红色文化的挖掘和保护,是摆在青岩人面前的任务。
 
青岩镇从1999年开始,陆续制定各种保护规划,让古镇升级有法可依。在此基础上进行建设改造:以青岩古镇、青岩堡为依托,在严格进行历史文化、生态环境保护的前提下,深度挖掘多元融合的文化内涵,将古镇核心区与周边景区进行整合,形成集山水田园观光、文化体验、商务度假、户外运动为一体的青岩古镇文化创意旅游区。
 
如今,一条条宽阔平坦的道路、一户户“修旧如旧”的民居、一间间整洁的公厕,让青岩古镇面貌更加亮丽,旅游业态也更加丰富。
 
物质遗产是肌体,历史是血液,非物质遗产是外在的气质,三者共生共存,都需要悉心保护。将遗产中的精华与当代生活和文化融合起来,延续历史脉络,充实当代文化,这样才能使古镇古村落得以长久传承。
 
四川安仁镇有刘氏庄园、刘湘公馆等古民居27座,古街道3条。近20年来,在地方政府和社会力量的合力下,安仁镇以古建筑为点,通过文旅融合的方式,不断聚集文博资源,打造文博旅游产业链,成为文博界一个独特的“范本”。
 
走进如今的安仁镇,以新建成的“安仁接待站”为起点,通过有轨电车、观光车、黄包车等交通工具,串起安仁老街、刘氏庄园等精品旅游线路。有8座老公馆在保持原貌的基础上,变身为不同产业的载体:1家画廊、3家博物馆、1间以书为主题的客栈和1座特色食馆。吃、住、游、购,功能齐全。韵味悠长的文化遗产,也是承载文化产业的最佳载体,安仁古镇被注入了更多的文化内涵。

全民文化自觉是保护古村落的必要条件
 
归根结底,古镇古村落的拯救最终要靠有文化自觉的保护。这些年,国家开始确立国家名录、非遗文化、传统节假日放假、文化遗产日等等,但是只有国家的文化自觉是不够的,还必须变成全民的文化自觉,这个社会才能文明进步。这一点在古镇古村落的保护工作中体现得更为明显。
 
1997年,安徽绩溪县龙川村对古村进行恢复性保护改造。为了保护一座精美的石雕牌坊,村民们积极配合,将原来紧依牌坊而建的民居拆除,恢复了牌坊的雄姿。在恢复改造少保府过程中,村干部主动将自家的住宅腾出来,为建造胡宗宪纪念馆用,使之与少保府浑然一体,珠联璧合。
 
安徽南部黟县的西递村从上世纪80年代至今,多次拒绝有关部门想把旅游开发权收上去的要求,以及试图将西递旅游经营权承包给外地客商的做法。为维护和修复古村文化遗产,这些年西递投入了大量资金,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三分之一为村民无偿提供。在西递村,保护古村文化遗产还被写进村规民约,遗产保护成了村民的自觉行动。
 
这种当地人自觉保护古镇古村落的例子在书中有很多,不一而足。它所体现的就是一种文化自觉行为。作者认为,眼下,当务之急就是要树立民众的自豪感,让更多熟悉当地文化、对文化保护有热情的民间人士参与到古镇古村落的保护工作中。
 
保护古村落,避免承载历史与故事的村庄归为尘土,绝非简单的输入,而需要在一砖一瓦的物质文化、一词一曲的历史文化、一颦一笑的精神文化中找回古村落发展的内生动力。
下一篇:

建德:通航特色小镇亮相2019中国航油国际论坛

上一篇:

浙江松阳:文化引领乡村振兴

  • 信息二维码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
打赏
免责声明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请读者仅做参考,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触犯法律的内容,一经发现,立即删除,作者需自行承担相应责任。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
 
今日头条

品牌推荐

换一批